北京pk10有几种技巧
返回首頁 | 中國甘孜
當前位置: 首頁 / 政務公開 / 專題專欄 / 圣潔甘孜走進北京專欄 / 相關信息

圣潔甘孜美在厚重 康巴文化引世界專家學者注目

發布時間:2014-08-20
來源:中國網
字體大小:【
【打印文本】

甘孜州是新中國成立的第一個專區級民族自治州,古為藏區“朵康”之康區,歷來是各民族遷徙交流融合的民族歷史走廊,為民族、歷史、考古學界專家學者所注目。

甘孜有著豐富的文化內涵

甘孜州地上地下珍藏著大量珍貴的歷史文物,民族民俗文物。新石器時代晚期文化遺存——丹巴中路遺址,顯示出獨特的文化面貌。遍布全州15個縣的春秋戰國——秦漢之際的石棺葬文化,顯示出豐富的文化內涵。遍布全州各縣的500余座藏傳佛教五大教派寺院,以其各個歷史時期獨特的寺院建筑,珍藏的各類造像、唐卡、壁畫等藝術品以及瑰麗的宗教法器、供器,昭示著康巴宗教文化的輝煌。紅軍劃時代的二萬五千里長征途經甘孜州16個縣,在4個縣滯留半年之久,留下了大量的革命文物。

全州現有各類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051處(其中: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5處、省級文物保護單位60處、州級文物保護單位221處、縣級文物保護單位755處),文物點3520多處,國有文物收藏單位5所,國有館藏珍貴文物3000余件,寺文物數萬件。這些寶貴的文物資源,是我州民族歷史發展的重要見證,是傳播革命傳統及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窗口和陣地,是對外文化交流的重要載體。

自古以來,甘孜就是藏文化與各種文化交匯融合的民族文化走廊,孕育了博大精深的康巴文化,形成了絢爛多彩、獨具特色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人類非遺代表性項目——《格薩爾》史詩文化在這里源遠流長、名揚天下;神奇的德格印經院雕版印刷技藝被譽為“中國雕版印刷的活化石”;濃墨重彩、溢彩鎏金的唐卡繪畫讓人流連忘返;取材獨特、做工精巧的阿西土陶令人愛不釋手;更有那古樸厚重、場面壯觀的藏戲與鍋莊;輕歌曼舞、激蕩人心的弦子和踢踏。目前,甘孜州已擁有國家級非遺項目21個,省級項目56個,州級項目94個,縣級項目422個;有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9人,省級代表性傳承人74人,州級代表性傳承人185人。在這片如夢似幻的雪山草原上,藏民族以其堅韌的生命力和豐富的想象力創造了令世人嘆為觀止的文化,成為了中華民族文化大花園中的一枝奇葩。

甘孜有紅色第一橋—瀘定橋

瀘定橋的結構非常特殊,造型別致,全長103.67米,寬3米,橋身由13根碗口粗的鐵鏈組成,其中底鏈九根,扶手四根,水平排列。每根鐵鏈由862個至977個鐵環相扣,均由熟鐵鍛造,共重21噸左右。底鏈上鋪滿木板,扶手與底鏈間用小鐵鏈相連接,這樣就讓13根鐵鏈成為了一個整體,人一踏上橋面,整個橋身都一齊靈動起來,起伏蕩漾,如泛輕舟。

公元1705年,康熙皇帝為了祖國的統一,解決漢區通往藏區道路上的梗阻,下令修建大渡河上的第一座橋,并取“瀘水”(大渡河舊稱)、“平定”(平判西藏準噶爾之亂)之意,御筆親書了“瀘定橋”三個大字,從此瀘定鐵索橋便成為連接藏漢交通的紐帶,瀘定縣也因此而得名。

1935529日,連長廖大珠、指導員王海云率領的22名紅軍勇士,在敵人的槍林彈雨中伏上13根寒冷而光滑的鐵鏈時,這座橋就震撼了世界。在當時的技術條件下,瀘定鐵索橋的建成已經是一個奇跡,而22位紅軍勇士飛身搶奪鐵索橋,更是為人類壯烈和勇敢的精神史上,添上了農墨重彩的一筆,毛澤東主席面對這被22位紅軍勇士征服的天塹,無不感慨地寫到:“大渡橋橫鐵索寒”。正是由于瀘定橋的特殊意義,196134日,經國務院批準,瀘定橋成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85年美國作家哈里·索爾茲伯里在《長征——一個沒有說過的故事》一書中指出:“來自印度、西藏、尼泊爾和亞洲其它地方的旅行者,從這座體現人類獨創性的象蜘蛛網一樣脆弱的吊橋上安全地渡過水流湍急的大渡河,它具有神秘的魅力,隱藏在中國的這個偏僻的峽谷中。”“它是北京和成都同康定和拉薩之間的交通要道。尼泊爾進貢時期,他們運送珍寶的車隊曾從這里經過。”由此即可理解瀘定橋在亞洲和我國歷史上的重要性。

甘孜有藏文化的寶庫——德格印經院

該院全名“扎西果芒大法庫印經院”,又稱“德格吉祥聚慧院”。位于德格縣城文化街,坐落在歐曲河所形成的洪積扇尾部小山坡上。整個建筑依山就勢,坐北朝南,占地面積1632平方米,建筑面積5886平方米。俗話說:到康巴沒去過德格,不算到過康巴,到德格沒去過印經院,不算到過德格。這座被譽為“雪山下的藏族文化寶庫”,在藏區三大印經院(拉薩印經院、拉樸楞印經院、德格印經院)中位居首位。藏區文化所有文版典籍的70%以上均藏書于該印經院,藏區文化所有院藏各類典籍830余部,木刻印板近30萬余塊。所藏典籍、刻板涵蓋了藏民族歷史、政治、經濟、宗教、醫學、科技、文學、藝術等學科內容,包容了藏傳佛教五大教派及整個藏民族文化的所有精髓,創世界之最,具有極高的學術研究價值,素有“世界藏文化大百科全書”之譽。它不僅是藏族文化寶庫,也是中國乃至世界文化遺產中的瑰寶。

清雍正七年(1729)年,當時的德格第12代土司曲吉·登巴澤仁為弘揚藏族文化,決定修建印經院,傳播藏傳佛教各教派的經典教義。印經院的修建歷時27年,直到德格第15代土司洛珠降措執政時期,方告竣工,后經歷代德格土司的續建和擴建,逐步形成現在印經院的規模和建筑風格。

甘孜是格薩爾的故里

藏族英雄史詩《格薩爾王傳》,是一部在藏族人民中廣泛流傳、家喻戶曉、規模宏偉、卷帙浩繁、內容豐富、場景壯闊、詩文絢麗的世界文學名著,是世界上最長的一部史詩,被稱為東方的荷瑪史詩。一部完整的《格薩爾王傳》說不清到底有多少部。每部的名稱、內容在藏區各地方有所不同。各地說唱藝人的說法也不相一致。根據普查收集,據不完全統計,現已收集到各地不同說唱版本目錄為180多部,現正式出版藏文50余部,漢譯本16部。其中木刻本、手抄本40余種100多部。史詩《格薩爾王傳》集本教文化和佛教文化為一體,溶藏族格律詩體和自由詩體為一體,是藏族史詩的精華大作。它最初是通過民間藝人說唱形式流傳下來的,后來逐步形成木刻版和手抄形式的文本,其傳播方式也趨向多元化,除了說唱藝人游走說唱,把格薩爾的故事廣泛傳播外,更衍生了格薩爾藏戲、電視劇等不同的藝術形式。

史詩以神話、傳說、故事、民間詩歌、諺語等民間文學作基礎,以時代的現實主義和積極的浪漫主義相結合,用豐富的想象和絕妙的筆調,寫出了幾十個邦國、部落之間的復雜關系和戰爭的火熱場面,反映了古代藏民族的生產情況、經濟生活、宗教信仰、風俗習慣、道德風尚、思想情感、政治結構、軍事組織、民族關系、文化藝術、價值觀念等社會歷史的全貌,具有多種學科的研究價值。

史詩的主人翁格薩爾,出生在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縣阿須鄉的熊坎吉蘇雅格康多,對此,史詩中有詩句寫到:“要說覺如的出生地,名叫吉蘇雅格康多,兩水交匯潺潺響,兩巖相對如箭羽,兩個草坪如鋪氈,前山大鵬凝布窩,后山青巖碧玉峰,右山如同母虎吼,左山矛峰是紅巖”。

在阿須草原,甚至整個德格,隨處都可見格薩爾王的遺跡,并流傳著許多格薩爾王膾炙人口的傳奇故事,格薩爾王正是從這片美麗而神奇的土地上,開始了他為和平而絨馬一生的光輝業績。

圣潔甘孜美在底蘊

康巴文化有著歷史積淀豐厚,內涵博大精深,形態多姿多彩,地方特色濃郁的特點,以及不可替代的、獨特的、持久的人文魅力。甘孜州作為康巴地區的主體,集中了康巴文化的精粹,體現了康巴文化的方方面面。康巴文化作為甘孜州的寶貴資源,具有極其廣闊的開發前景。以充滿神奇魅力的康巴文化與壯麗秀美的自然景觀相結合,其美,蘊含在豐富的底蘊中。

甘孜是茶馬古道的中心。藏族用馬換取茶葉的交易在古代叫做“茶馬互市”,這個動聽的名字導致了這條穿越橫斷山脈有著一千多年歷史的“茶馬古道”的產生。到了明朝,隨著茶馬交易的發達,“茶馬互市”的市場從雅安、碉門(今天全)、蘆山西移“打箭爐”,這便是后來聞名世界的康定。

茶馬互市讓這片荒灘變成了城市。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康熙準“行打箭爐市,蕃人市茶貿易”。正是這位大清歷史上有名的皇帝,一紙王命,改變了這片荒灘的命運,使后來康定成了西陲重鎮。不包括其他物資,僅茶葉一項在康熙年間每年交易量就達八十余萬包。嘉慶年間最高可達一百多萬包,就是一千多萬斤。茶馬古道上的運輸主要是靠人背。至今,茶馬古道的青石上還遺留著當年馬踩下的蹄印和腳夫們用拐把歇息時拄下的一個個深坑。內地的鹽、茶、絲綢運往康定,少數民族地區的特產皮毛、名貴藥材運往康定,康定變成了藏漢物資文化交流中心。藏區所需物資從這里一條沿我州南線經巴塘進藏,一條沿我州北線經德格進藏。由此形成了川藏“茶馬古道”。隨著歷史的推移,川藏“茶馬古道”不再是一條物流通道,而是藏漢民族團結的紐帶,是藏漢民族經濟往來的橋梁,又是藏漢民族文化交流的文明通道。

甘孜有濃郁獨特的宗教文化。宗教在甘孜州有著久遠的歷史和深刻的影響,州內藏傳佛教、天主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四種宗教并存,但大多數農牧民群眾信奉藏傳佛教。藏傳佛教在我州有一千三百多年的歷史,伴隨著藏族歷史的發展而同步發展,形成了分布廣、教派全、寺院多、影響大的顯著特點。作為我國佛教三大語系之一的藏傳佛教,有著悠久的歷史。佛教在藏王妥托日牟贊(255375)時從印度傳入西藏,在赤松德贊(742797)時正式得以傳播。經過長期演變發展和與西藏固有苯教的斗爭融合,形成了藏傳佛教這一佛教派別。公元698年至900年噶爾·祿東贊之孫赤松頓布,為逃避贊普都松波結的殺戮,攜其子阿尼降巴白(苯教高僧)徙居“旦麻”(今德格)地區,苯教開始在德格地區立足。8世紀吐蕃王朝推行“興佛抑苯”政策,許多苯教東徙康區,建立了康區第一座寺廟——丁青寺(苯教)。此后,自8世紀未到第三世達賴喇嘛索南嘉措時期(1576),寧瑪、薩迦、噶舉、格魯四大教派先后傳入康區,從而在康區形成了苯波、寧瑪、薩迦、噶舉、格魯五大教派的鼎立局面。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我州全面正確貫徹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目前,全州經政府批準開放和依法登記的寺廟教堂有532座,其中藏傳佛教寺廟及活動點515座(包括寧瑪派219座,格魯派127座,薩迦派78座,苯波派50座,噶舉派37座,無教派4座),天主教堂2座,基督教堂1座,伊斯蘭教清真寺1座,依法登記漢傳佛教性質的活動點13個。開放的宗教活動場所滿足了廣大信教群眾過正常宗教生活的需要。黨和政府歷來尊重和保護少數民族宗教信仰自由的權利和風俗習慣,我州認真貫徹落實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撥出專款用于全州各寺院的開放和維修。寺院正常的宗教活動和宗教界的合法權益得到切實保障。由于全面正確地貫徹執行了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我州藏傳佛教寺廟、教職人員的合法權益得到了充分的保護,信教群眾的正常宗教生活有了充分的保障,佛教界人士和廣大信教群眾愛國愛教、團結進步、積極參與社會主義兩個文明建設,為甘孜州社會穩定、經濟發展做出了積極貢獻。

甘孜有古碉、藏寨、美人谷。在巴縣被稱為“千碉之國”,古碉座座拔地擎天,高的有10余層樓房高,矮的也有10多米。丹巴古碉形式多樣,有四角碉、五角碉、六角碉、八角碉、十二角碉、十三角碉。從功能分類看,大致可分為家碉和寨碉兩類。家碉以戶為單位,依房而建。寨碉以村或部落為單位,一般建于道路要塞、山梁高處。寨碉又根據其作用,可分為烽火碉、要隘碉、界碉、風水碉和戰碉等。從古碉的分類,我們可以推測出最初主用于戰事的古碉,隨著時間的變遷、民族的融合,古碉的功能也因此漸漸演繹為多元化,戰爭不再是古碉首要的功能了,更多的意義在紀念,紀念這片土地在時間的長河中所具備的人文意義。

藏寨也是丹巴的一大特色,特別是甲居藏寨。甲居藏寨面積約5平方公里,居住有嘉絨藏族140余戶,藏寨從大金河谷層層疊疊向上攀援,一直延伸到卡帕瑪群峰腳下。放眼望去,卡帕瑪群峰像一位慈母敞開寬大溫柔的胸襟,任憑山寨安然躺在懷中。甲居藏寨四季景色各放異彩。春天,簇擁在寨房四周的桃樹、梨樹、石榴樹吐綠滴翠,紅白相映,爭奇斗妍,山寨融進了花的海洋;盛夏,幢幢寨樓又如含羞的少女深藏在萬綠叢中,只有在微風中,林海碧濤輕輕翻滾時才若隱若現;金秋,山寨呈現出一派多彩的畫面,樹葉漸次褪綠,紅色、金黃色成了寨子的主色調,樓房上堆積著金燦燦的玉米,房檐上掛滿串串紅辣椒,寨前房后的果樹枝頭,掛滿香氣四溢的雪梨、蘋果和開裂的紅石榴;只有冬季,寨樓才露出迷人的臉龐,可以盡情欣賞它那小巧玲瓏的嬌姿。無疑,甲居藏寨天人合一的氛圍總會深深擊中久居于現代城市中人們的心扉,在人類發展和前進的道路上,甲居藏寨總是以她的美教會我們怎樣和自然相依為命。

大凡“美人谷”的女孩,不管身在鄉村還是走出大山,幾乎不施粉黛,不用華麗的衣飾去裝扮。她們不怕風吹,不懼日曬,艱苦的體力勞動之余,稍加梳洗,便氣韻畢現,曲線天成。天生的冰肌玉膚似乎永遠含煙凝碧;瘦長而豐腴的體態似乎永遠婉轉有致,勞動的打磨沒有使其粗糙、變形,反而更增加了健美的必備要素。當然,她們并不拒絕盛妝包裹,天生麗質襯以時代包裝,更凸現其佳人原質。在以韓國美容技術被大家稱道和接受的今天,人造美人又同時讓廣大的人們產生了審美疲勞,猶如對綠色食品的渴求一樣,他們更希望欣賞到人本源的美,難怪丹巴的美女們身影遍布全國各地,在各行各業中展示著她們自然的美。

鏈接:

德格印經院藏族雕版印刷技藝:

藏族傳統印刷工藝,是一門傳承歷史悠久、工藝獨特的技藝門類,目前全藏區僅德格印經院完整保留了這一傳統的雕板印刷工藝,并在現代社會中仍在實際運用。因此,德格印經院被稱為“中國雕板印刷的活化石”。其印刷技藝包括雕板印刷工藝和藏紙制作技藝兩部分。從原料采集、材料漚制到刻板、印刷等工序,整個過程全部采用人工手工制作,別致而獨具匠心。

白玉河坡藏族金屬手工技藝:

藏族金屬手工技藝,是指以金、銀、銅、鐵等金屬為原料,輔以木料、動物皮毛等原料,進行生產、加工,制作成各種器具的手工技藝。在甘孜州境內,以白玉河坡的金屬鍛造品最負盛名。白玉河坡藏族金屬手工技藝的生產和發展已有數百年歷史。在廣大藏區享有極高的知名度。

阿西土陶燒制技藝:

“阿西土陶”產于稻城縣赤土鄉阿西村,是藏家的傳統土法手工藝品,又稱“藏族黑陶”(因其燒制后呈黑色而得名)。其制作為純手工技藝,復雜精細、取材獨特,用其烹煮出來的食物味道特別鮮美可口,且有一定保健功效。其成品融使用性、觀賞性、工藝性為一體,兼具生活實用價值與審美欣賞價值。

德格藏文書法:

德格藏文書法是在衛藏書法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獨立書法體式,距今已有700多年歷史。它不同于衛藏、安多等地的書體,獨具特色,自成一體,在整個藏區廣為流傳。有“德格書法是全藏區書法集大成之精華”的美譽。

甘孜州南派藏醫藥(醫典唐卡):

歷史上將藏醫藥分為“北派藏醫藥”和“南派藏醫藥”。以康巴地區甘孜州為中心的藏醫藥稱為“南派藏醫藥”。“南派藏醫藥”作為藏醫藥的重要組成部分,內容豐富,特色鮮明,在繼承、發揚、提高以及豐富藏醫藥內容方面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藏族噶瑪嘎孜畫派(醫典唐卡):

“噶瑪嘎孜”繪畫是藏族傳統繪畫三大流派之一,因噶瑪巴大法會而得名。其繪畫技法、色彩格調、顏料使用等有別于其他藏族傳統畫派而獨樹一幟。“噶瑪嘎孜”畫派主要流行于藏區東部地區,甘孜藏族自治州是其盛行的中心地區和傳承基地。

藏族牛羊毛絨編織技藝:

藏族牛羊毛絨編織是產生于藏族人民長期生產生活實踐中的一種民間手工藝。千百年來,藏民用于裝糌粑、牛羊肉、奶制品、酥油、奶渣等飲食與服裝生活用品的袋子,大都是用牛羊絨線編制的。其制作過程包含了原料加工、搓毛線、編織等工序。是藏族人民長期生產生活實踐的產物,是藏族人民勤勞智慧的結晶,具有獨特的社會價值與民族文化內涵。

藏族藥泥面具制作技藝:

面具制作是在藏民族獨特的文化空間中傳承下來的、以宗教文化內容為主、融合古代藏族和古印度藝術風格的一門古老傳統手工制作技藝。其中以甘孜州新龍縣的藥泥藏式面具最為獨特和精美。傳統新龍藥泥藏式面具產品種類繁多,風格獨特,具有不腐爛、不污染、不脫色、攜帶方便的特點。新龍藥泥藏式面具中的“蓮花金剛面具”、“騎獅護法神面具”、“黑色披風避邪法神面具”三種藥泥藏式面具已獲得國家知識產權專利證書。

    附件:

版權所有: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辦公室
主辦單位: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 承辦單位: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辦公室
網站備案號:蜀ICP備05026244號
北京pk10有几种技巧